龙门资讯 > > 短史记丨语文书让小学生学“chuā”,只是在折腾孩子

短史记丨语文书让小学生学“chuā”,只是在折腾孩子

2018-10-26
595 12

文 | 谌旭彬

近日,拼音“chuā”出现在新编小学语文一年级上册第34页这件事,引起了许多争论。

批评者认为,如语言学家周有光所言,“chuā”是一个“没有常用汉字可以写出”的音,这种过于冷僻的内容不该出现在小学语文教材之中。①

教材的编写者则解释称:(1)这两课是学音节,会拼就行,不必一一对应字词。(2)“chuā”有对应的字“欻”,拟声词,形容动作迅捷。(3)有些方言地区的口语没有chuā这个音,可能因此误认为没有对应的字词,断定是教科书错了。②

图:现行小学语文一年级上册的拼音“chua”

教材编写者的这种解释,是难以令人满意的。

首先,不管“chuā”有没有对应的汉字,如周有光所言,它终究仍是一个“没有常用汉字可以写出”的音。莫说小学生,成人一辈子也未必会用到冷僻的“欻”字。

这种冷僻内容,不适合写入小学一年级语文教科书,是显而易见的。

其次,“欻”字究竟读不读“chuā”,还是一个有疑问的事情。

《新华字典》上,“欻”字标注有两个读音。一者读“xū”,意为“忽然”,常见词“风雨欻至”;一者读“chuā”,拟声字,常见词“歘拉一声”。③

但在《王力古汉语辞典》中,“欻”却只有“xū”一个读音,辞典中列举了诸多古文对“欻”的使用,其中并无一处读作“chuā”④。如下图所示:

“chuā”音

在古文中,以“欻”为拟声字者不多,但也不是完全没有。比如韩愈的《送穷文》里就有一个拟声词“砉欻嚘嘤”。但在这个词里,“欻”是否读“chuā”,仍是一个没有定论的问题。明代的《东雅堂昌黎集注》里说“欻,许勿切”,如此应该读“xū”;民国学者童第德的《韩愈文选》认为应该念“hū”,当代学者不少照搬《新华字典》之说者,但也有不少人持不同意见,比如,孙昌武的《韩愈诗文选评》认为,“欻”仍应念“xū”。⑤

“欻”是一个生僻字,进入《新华字典》很晚。据笔者有限所见,1962年7月修订重排的《新华字典》,并未收录“欻”字。1971年修订重排的《新华字典》,也未收录“欻”字。1973年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(试用本)》中,“欻”字首次有了“chuā”这个读音。稍后,该读音才进入《新华字典》,如1992年重排本中,不但有“欻”字,也标注了“chuā”这个读音。

”下面仅“欻”一字

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和《新华字典》之所以给“欻”字增入了一个“chuā”音,实是受到了一些地方方言的影响。

比如,《关东方言词汇》一书中收录有“秃chuā儿”一词,是“光了、没了”的意思⑥;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的济南,曾有过一类在街头游荡,抢了食物就跑、边跑边往食物上抹口水的乞丐,济南方言里把他们叫做“chuā别虎”⑦,在当时的济南,凡“把东西快速抓走,其动作具有突然性”,往往谓之“chuā”⑧。

对于这种将方言读音纳入普通话的做法,学术界是有许多反对意见的。比如,有学者如此批评道:

“《现汉》和《语规》……为迁就方音字词违反了关于普通话音节的规定。……除了叹词以外,不合普通话标准音的方言字词读音不应收录在规范字(词)典中,然而为了迁就方言读音,《语规》却收录了普通话中声韵不相拼的音节。如:……74页‘欻’chuā(拟声,形容急促的声音)……”⑨

把“chuā”这类方言音纳入《新华字典》和小学语文教科书,除破坏普通话之外,还存在另一个严重的逻辑问题:方言中有“chuā”这个读音,但这个读音具体对应的汉字,并不一定就是“欻”;其对应汉字的普通话读音,更未必是“chuā”。

比如,笔者成长的湘西,不少地区将“蛇”念做“shá”,若有人要寻找该方言的对应汉字,必然不可局限于普通话中的“shá”音。再如,北京有一种传统民间游戏叫做“chuā子儿”,多数民俗学者即依据游戏的具体形态,将“chuā子儿”对应为“抓子儿”,而非不知所云的“欻子儿”⑩

事实上,民间方言的读音,多数源于常用词的读音变异。生僻字不受老百姓欢迎,不会被频繁使用,也就很难在方言中流行,进而产生发音变异。前述济南方言里“chuā别虎”的chuā,显然写做“抓”更为恰当(抓抢别人的东西),而非冷僻的“欻”。将方言里的“chuā”音,轻率地寻一个冷僻字“欻”来对应,是一种违背语言学常识的不负责任的做法。

简而言之:

(1)“chuā”这个音进入《新华字典》,是迁就方言的结果;普通话中并无该音。

(2)将“chuā”音对应为“欻”字,并无学术依据,只是某些语言文字工作者的主观认定。“欻”字有学术依据的读音,是“xū”。

(3)济南、北京或者其他地区存在“chuā”音方言,并不意味着就必须找一个汉字让它发“chuā”音来对应。

(4)让小学生学习拼音“chuā”,只是在折腾孩子。

图:最新统编本小学语文教材

参考资料

①《周有光文集 第2卷》,中央编译出版社,2013,第368页。

②温儒敏,《回应抖音关于语文的炒作》。网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9432ccb0102y6r9.html

③参见《新华字典》2000版,第66页与第550页。

④王力,《王力古汉语字典》,中华书局,2000,第537页。

⑤黄耀堃,《试论韩愈<送穷文>的声律》,《南开语言学刊》2009年第01期。

⑥王长元、王博/编写,《关东方言词汇》,吉林教育出版社,1991,第431页。因许多方言有音无词,笔者亦以音取代了原书中的“歘”字,下同。

⑦张继平,《济南老话》,济南出版社,2009,第219页。

⑧荣新,《济南方言》,济南出版社,2012,第57页。

⑨陈章太、戴昭铭,《世纪之交中国应用语言学研究》,华语教学出版社,1999,第343~344页。

⑩王文宝,《弘扬祖国的民俗文化》,中国戏剧出版社,2010,第310页。

  • 12
  • 收藏

相关推荐